铃铛绣球

好无聊,就是要评论要关注!我不管,你们快来爱我。

宇智波喵与主人的日常。

练手,超混乱大家不甚看到不要打我✘ 可能还会改的✔
早上大家起床     毛发蓬松的两位重量级选手——斑和佐助,早上一般醒地比较早[饿醒的(划掉)]。然后……让我们看看。嗯,毫不客气地跳上了饲主的床呢。斑在柱间的胸膛上又蹦又跳:“起床啦!哈希啦马!”佐助默默蹲做坐在鸣人肩上,“刷”地一下给这可怜的家伙又添了几道对称的好纹路:“吊车尾的!我的早饭呢!”然后现场就是一阵鸡飞狗跳。“哇啊!诶——佐助?啊?别走啊佐助,等等我!”今天可怜的鸣人还是在辛苦地讨着傲娇的主子“马达啦!早上好啊!”柱间无视自己的乱发,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。     
因陀罗被准时吵醒了。他用毛茸茸的身体轻轻蹭了蹭了阿修罗的脸,阿修罗果然……还是没醒。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视为弟弟的饲主,因陀罗轻轻叼着被子企图掀开,想了想还是没忍心,松了口[不不不,阿修罗皮实的很,请尽情地……]。用蓬松的尾巴尖轻挠阿修罗的鼻尖。“痒……啊!尼桑!”阿修罗调件反射地把手向前 伸去,不料触碰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热乎乎的身体,猛地睁开眼,果然是自家猫尼桑。阿修罗手一捞,抱住了因陀罗,猛地一吸,美好的一天从吸猫开始。“早啊,尼桑~哦!尼桑你等等!我去给你弄吃的!”因陀罗矜持地挣脱了阿修罗的怀抱,跃到一边的床头柜上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手忙脚乱穿衣服的阿修罗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鼬在自家弟弟从醒来时就被惊醒了,止水也接着醒来。在鼬目送佐助离开后两猫一边梳理着妆容一边悠闲地走了出来。
“……大哥,早啊” 抱着泉奈的扉间狼狈地走了出来。泉奈舒舒服服地躺在扉间的怀里,露出了一条柔软的尾巴惬意地甩着。“诶?扉间早啊!泉奈今天也去叫你起床了么?斑也是呢!毕竟斑斑最温柔了~”“……”扉间用死鱼眼凝视着头发乱成鸟窝的大哥,心累的表示不想说话。“诶,斑斑!”斑敏捷地爬上柱间的肩头把他当成夹板跳到了弟弟泉奈的身边。“诶?斑斑~qwqq”扉间怀里猛地一沉,踉跄地后退了几步。“大哥!你又喂了他多少东西!又胖了!”然后收获到了两只猫白眼和报复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带土,醒一醒了。”卡卡西无奈地抱起带土,轻轻摇晃。“呀呀,早上了啊~阿飞要前辈亲亲才睁眼~”“……为什么带土每次都起得最晚。”卡卡西苦恼地挠挠带土的小耳朵。“……啊,终于起来了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此,众宇智波表示:败类!猫界耻辱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7 )

© 铃铛绣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